这款反导系统性能比肩S400 成美以军事合作最后结晶

发布时间:2018-06-10 14:39:39

这款反导系统性能比肩S400 成美以军事合作最后结晶

  大卫是圣经里青春年少的犹太英雄,用投石索(实际上就是宽布带)兜住尖利的石头,像投链球一样抛出去,击倒了强大凶残的歌利亚,割下了他的脑袋,挽救了犹太人的国家。米开朗琪罗著名的大卫像刻画的就是这个故事,大卫正在打量对手,准备抛石。

  面对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弹道导弹威胁,尤其是在海湾战争中萨达姆的“飞毛腿”弹道导弹来袭时,以色列在只有依赖美国的并不可靠的“爱国者”防空导弹的不幸体验后,大力研发自己的反导弹系统。“大卫投石索”就是最新研制的中远程防空-反导导弹系统,据称在性能上相当于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不仅可以拦截飞机,还特别适合拦截在大中东常见的“飞毛腿”、“伊斯坎德尔”级的近程弹道导弹,与更加远程的“箭2”、“箭3”和更加近程的“巴拉克8”、“铁穹”等系统一起,打造完整、严密的反导体系,反制来自伊朗、、叙利亚的各种导弹威胁。

  “大卫投石索”系统由以色列拉菲尔和美国雷西恩联合研制,高速高机动拦截弹采用二级火箭,具有双色成像红外光电和毫米波雷达复合制导,三向数据链,先进反电子和反红外干扰能力,以及中途更改、重新装定目标的能力,埃尔塔EL/M-2084主动相控阵雷达提供远程预警和制导。系统在2009年开始研制,2017年开始服役。

  这是典型的以色列-美国军工科研合作模式,美国不仅提供技术援助,还提供主要的资金援助。仅2015年,以色列就要求并获得美国国会特别批准的2.5亿美元援助,用于“大卫投石索”的研发。事实上,美国常年的巨额军援中,每年都有25%容许以色列用于购买以色列制造的军事装备,或者用于以色列的军工研发。

  在2017年为止,美国对以色列的累计军援高达948亿美元,另有57亿美元与导弹防御直接相关,仅2017年,这两项就分别为31.75亿和6亿美元,还有历年累计的343亿美元经济援助。美援是以色列军工研发和生产的重要资金来源。

  当然,美国不是在做义务劳动,美国在合作研制中掌握全部技术,并有权采纳。事实上,美国有意将“爱国者”的AN/MPQ-53雷达与“大卫投石索”的导弹相结合,推出低成本的PAAC-4(PAAC是Patriot Advanced Affordable Capability的缩写,意为爱国者先进低成本能力),用于取代依然使用单级火箭的洛克希德PAC-3,号称只要20%的成本,而性能还有提高。

  “大卫投石索”系统的导弹“致昏”(Stunner),它与“爱国者”系统发射车辆的结合就是PAAC-4

  美国与以色列的军工技术合作是有利可图的。以色列是西方具有最多实战经验的国家,对军事技术的使用与研发有独到经验和经常令人耳目一新的思路。以色列甚至对好些美国引以为荣的先进技术看不上。以色列空军F-35的电子战和保密通信系统就拒绝采用美国原装系统,而采用以色列自己研制的系统,尽管这些F-35都是用美国军援资金购买的。为此,以色列还赢得了洛克希德开放软件接口的让步,这是所有非美国F-35用户中仅有的特许。在陆军装备方面,以色列更是从突击步枪到主战坦克都使用以色列自己研制的,极少使用美国制造。

  犹太人还天性节俭,先进武器系统研发的效费比显著高于美国同行。美国军事技术不乏从以色列反向引进的例子。即使不在完整武器系统层面上,也在表面上不容易看见的关键技术层面上。作为美国援助的条件,以色列有责任向美国公开使用美援开发的军事技术。名声大噪的MQ-1“捕食者”无人机的渊源来自以色列,RQ-5“猎人”更是直接来自以色列飞机公司(简称IAI)。

  但让美国有点烦心的是,以色列的军工技术也在成为美国的竞争对手。在近年的美国盟国军售竞标中,“大卫投石索”与洛克希德PAC-3竞争。更早的时候,IAI的F-16航电和雷达升级包也是洛克希德的有力竞争对手。30年前的IAI“狮”式战斗机更是在国际市场上对F-16造成实质性威胁,被迫在美国压力下下马。

  狮式战斗机虽然为了给F-16让路而下马,如今却有另一种威胁着F-16的战斗机被说成是狮式的后裔……

  在MAGA(“使美国更伟大”)时代,美国继续坚定支持以色列,包括维持巨额军援,但也在悄悄收紧索套。2016年的美以军援协议规定,美国在2019-28年间向以色列提供340亿美元的军援,但容许以色列用于国内军工研发和购置的百分比逐步减少,直至全部军援都必须用于从美国购买军事装备和技术。

  有关影响已经开始显现。F-15I是波音F-15E双座重型战斗轰炸机的以色列版,但采用了大量以色列自制电子系统,包括“神射手”目标指引吊舱、雷达告警、埃利斯拉SPS-2110机内电子战系统、中央数据处理器、GPS/惯导系统和埃尔比特DASH头盔显示与瞄准系统。美国在越南战争时代犯了技术的错误,研制头盔显示系统失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苏联在米格-29和苏-27上成功地整合了简易头盔瞄准具,取得巨大的成功。西方只有以色列看到了头盔显示与瞄准系统的巨大潜力,DASH是西方第一种成功应用的头盔显示与瞄准系统,比苏联的只能瞄准、不能显示的简易头盔瞄准具又进了一大步。

  F-15I战斗机应用了大量的以色列自制系统,不但能更好地与以色列自产的武器装备配套,而且在一些方面比美国的F-15E更具备技术前瞻性

  2016年,以色列决定对F-15I升级,除了结构延寿,最主要的就是从传统的APG-70I雷达升级为主动电扫雷达。以色列空军最初打算用国产技术,但在新的军援规定下,改用雷西恩APG-82主动电扫雷达。一叶知秋,这一决定在以色列军工界激发一片寒颤。随着时间的推移,新规定将对以色列军事工业构成越来越沉重的压力。据认为,有可能造成高达20000人失去工作。以色列的人口才850万,2万人从高科技的军工行业失业,影响之巨大不言而喻。

  即使在MAGA之前,美国对来自以色列的军事技术竞争不满已经有日子了。在2016年奥巴马访问以色列的时候,以色列自豪地展示了“铁穹”近程反导系统,奥巴马就不无深意地问道:“这都是谁投资的呀?”2016年美以军援协议签署的时候,美国大选还在特朗普夸口想摸谁就摸谁和希拉里的邮件门之间折腾,新规定其实在MAGA之前,但MAGA进一步锁定了这样的大趋势。在MAGA时代,美国四出与盟国争食,以色列这样拿着美国的钱反过来与美国争食的做法是肯定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在历史上,美国曾经慷慨赞助盟国的军工研发。战后初期到50年代的多个欧洲战斗机项目都有美国赞助的成分,法国达索“神秘IV”和英国霍克-西德利“雀鹰”(后演变成“鹞”式)战斗机都是美国赞助的北约计划的产物。在加拿大CF-105“箭”式战斗机研发遇到困难的时候,美国也提出过赞助。赞助不仅帮助和控制盟国,也增加了美国的选择和思路,避免同质化和盲区。况且美援只是种子投资,盟国自己的投资还是大头。以色列也是一样的情况。但现在不同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军工已经成为美国制造中不多的亮点之一。军售利润高,回头率高,受政治影响大。军售是美国平衡对外贸易的重要砝码。特朗普就“鼓励”日本、韩国多买美国武器,作为平衡逆差的手段。以色列插一脚,叔可忍婶不可忍。除了美国传统强项领域,在以色列的强项如无人机领域,美国也在大肆出击,寸土必争。

  以色列军事工业界当然没有坐以待毙。一方面大力收购中小规模的美国军工公司,扩大以色列军工公司的美国分公司的生产规模,在美国制造的以色列设计还是符合美援条件的;另一方面增加对美国的军工出口,自我造血,国营的IAI现在已经有每年8.5亿美元的美国市场,私营的埃尔比特也有1.5亿,都在计划进一步扩大。

  以色列也在其它国家和地区大力耕耘军工出口市场。以色列在印度、越南很活跃,在东欧和南美市场也在与西方老牌大户大力竞争。以色列缺乏资源,国土狭小,气候严苛,人口也不算多,远离盟国,还常年征战,缺乏发展正常工业的环境。另一方面,以色列教育和科技发达,有条件接触美欧最先进技术,现实的国防需求和早年遭到禁运的历史教训使得以色列具有不成比例地发达的军事工业和先进军事技术体系。如果说军工是美国制造不多的亮点之一的话,军工差不多是以色列制造的最大亮点了。军工无疑是以色列出口的重头。

  军工技术还是以色列秘密外交的王牌。早年萨达姆还在折腾的时候,以色列就与伊朗暗中勾搭。80-90年代以色列与中国的秘密军事技术合作更是不灭的传说。以色列的这些秘密军事技术合作并不都得到美国的默许,有些还是顶着美国压力进行的,这更是使得美国恼怒的地方。

  印度空军装备以色列“费尔康”雷达系统的A-50I预警机,本来应该是出售给中国的

  以色列与美国的关系是一个复杂的话题,远不是美国作为以色列的铁打靠山或者以色列作为美国的打手这么简单。犹太人在流离失所两千年中积累的生存智慧是不可低估的。犹太人在两千年后回到故土,在寻求公正的过程中制造了新的不公正,以巴冲突成为现代国际政治最大的死结和最大生存威胁,迫使以色列在国际上不断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在国内则不计代价巩固犹太人的生存空间,在必要的时候,甚至不惜局部地牺牲与美国的关系。

  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定居点扩建,80-90年代的与中国的秘密军事技术合作,都是顶着美国压力进行的。当然,顶也是有限度的,这限度就是与美国关系的损害还保持在局部,不能扩大到全面。以中“费尔康”预警机就是因为美国压力而吹了。对于美国来说,拿着美国的钱研发的先进技术,违反美国的心意去和中国合作,这太过分了。对于以色列来说,80-90年代的中国有成为世界一极的苗头(现在已经是大树而不是苗头了),把中国拉住是绝对必要的,在中国与美欧关系处在低潮期间抛橄榄枝更是“低买高卖”的好契机。

  现在又到微妙时刻了。但这一次美国才是直接因素,中国只是间接因素。随着中国的迅速崛起,美国战略重点向亚太转移,奥巴马时代与伊朗缔结核协议就是其中的重要环节。伊朗对美国谈不上是多少威胁,但对以色列是巨大的威胁,核武装化的伊朗更是致命威胁,使得以色列的常规军事技术优势突然失去了原有的制衡作用。

  伊朗的弹道导弹威胁不到美国,但能打到以色列,而且通过对叙利亚的渗透,伊朗军事力量已经离以色列越来越近了

  以色列的政治能量与国家的体量不成比例,以色列及美国犹太人对美国政治具有巨大的影响,特朗普顶着欧洲和美国国内部分势力的强烈反对,执意要逆转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就是例证。另一方面,美国战略重点向亚太转移的大势不可动摇,差别只在于是否继续背上以色列这个战略包袱。

  以色列的重要性在于中东的地理位置。这里既看守着南欧的侧翼,又觊觎盛产石油的波斯湾。但如果美国决定联俄制中,那欧洲的战略态势就完全变了;美国通过页岩油气已经重居世界最大产油国之一,俄罗斯的油气更是比肩沙特阿拉伯,中东油气的重要性也完全变了。这样,以色列的战略意义也就变味了。当然,世事难料,特朗普的俄罗斯门反而迫使他高调反俄,以洗清嫌疑,使得联俄制中至少在近期内难以实现,但这依然可能在美国的远期战略构想中,因为这符合美国利益。以色列对此是清楚的。

  美国着意维护的是美国利益,以色列着意维护的是以色列利益,即使美国大力援助以色列,这也是从美国利益出发的。但是换一个角度,美国削减对以色列军事工业的补助,一方面增加了以色列军事工业的困难,另一方面也减少了以色列军事技术对外合作的掣肘。在美国战略重点转移的大势下,以色列将如何利用军事技术合作作为杠杆,拓展生路,是非常值得观察的。

  在米开朗琪罗的雕刻刀下,年轻的大卫目光沉静,意志坚定,身体微侧,准备发力。右手拿着石块,左手则勾住搭在肩上的布带。然而,要是布带没了,单靠臂力是不够的,大卫该怎么对付歌利亚呢?对于以色列军工来说,美援正是这个布带。